郭奇林的生父叫于谦

红豆抛了相思泪 上

夜班中,困得要死喝了三杯咖啡,还好不忙,就趁机写点,省的犯困,渣文笔,实在写不好,瞎看吧,名字和文没什么关系,就是单纯的想起一个诗意,仙儿一点的名字,剩下的接着写,争取下班的时候打过来,或者明天,不是今天,今天白天睡醒了在发,也享受一下坑的乐趣,大家晚安。
另外友情提示,少喝咖啡,发文之前第四杯已经下肚了,以下正文。
对了,在唠叨一句,之前的脑洞有改变,名字就没用蒸煮的名字,用了剧情里的名字,强行把小师妹换成了豆仔, @林深时见鹿 把小提琴换成了二胡,就是这么任性,以下正文,真的是正文,没有闲白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民国某年,军阀混战,但不至民不聊生,百姓的生活虽不至水深后热,可也就糊个口过日子罢了。
  传奇社是一家唱京剧的茶馆,陶筱亭的老生,张筱春的青衣,林露的二胡,都是听众津津乐道的事情。
  “又是堂会,你知道我就不喜欢这些,你还给我应这活是不?”。“哎呀角啊,我也知道小园子唱戏舒服不是,这不是赚这帮土大款的钱嘛。”和张筱春对话的,是他的经纪人小万,小万自小被张筱春捡了回来,那年张筱春在外面买包子吃,刚到手的包子就被一个小乞丐抢走,还没等张筱春追出去,其实也不用追,没跑两步,小万就晕倒了,十冬腊月的天气,小万只有一件单衣,张筱春看着可怜,变把小万带回了传奇社。
    后来得知了小万的身世,小万的父亲是北平相声大会的班主,小万自小诗词歌赋,琴棋书画,说学逗唱,样样精通,后来被同行陷害,叛徒出逃,家道中落,父母相继去世,小万也遭人嫉妒,沦为乞丐。张筱春可怜这孩子,便留在了身边。
   后来慢慢的,小万从失落中走了出来,异常的依赖张筱春,说来也怪,张筱春对谁都很傲,唯独对小万百依百顺的,小万读过书经历过些世面,于是就给张筱春当了经纪人。
   话说回来,张筱春并不喜欢堂会,但是没办法,为了生存只能去,还好有小万为他打点乱七八糟的事情,一曲锁麟囊获得大赞,也吸引了罗月月。
  “张公子,在下是怡红院的罗月月,我特别喜欢张老板的戏,我还给您扔过戒指,您还有印象吗?”
  “每天扔戒指的那么多,我那知道那个是您扔的。”
  “也是,张老板,月月我自小沦落风尘,漂泊不定,不过自从见到了您,我想安定下来,我愿意倒贴千元,跟随您一辈子。”
  “各位,这位罗月月大家都认识吧,她说她要倒贴千元,跟着我。”
  张筱春并不在意,大家哄堂大笑,结束了这场堂会。可是小万知道,事情并不简单,隐约感觉会出事,一路无言的回了戏班。
  “呦,师哥回来了,您辛苦。”说话的是陶筱亭,张筱春的师弟,人称京剧神童,老生唱的是一绝。
    “还行,下戏了,今天叫座怎么样?”
    “您放心,上座好着呢。”
   “那就好,戏班这边还得靠你盯着,对了,林露那疯丫头又哪去了?”
   “她呀,一下戏就不见了,二胡都差点丢了。”
   “师哥你回来啦。”说曹操曹操到,正说着,林露跟个兔子是的蹦着就进来了,手上还拿着什么东西。
  “又去哪了你,下了戏连二胡都不拿,去哪疯去了这是。”
  “给你做桃花糕去了啊,侬,刚出锅的,尝尝呗。”
“我说你,除了这个还会什么别的不。”
   陶筱亭看着俩祖宗斗嘴,无奈的叹口气,一个只会做桃花糕,一个就不爱吃桃花糕。几个人这么吵吵闹闹的,日子不算很富裕,但也挺快乐,原以为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,可这一切,因为罗月月嫁给大帅,而改变了。
 

评论(4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