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奇林的生父叫于谦

找一篇文

记得好久之前看到一篇忘了是堂良还是良堂的文了,堂主是医生,小先生和继父在一起生活,天天被家暴,每当小先生被家暴之后,都会去医院看伤,就这样认识了医生堂,甚至有一次被家暴的时候被继父给xing  qin  了,还是医生堂带着去的肛肠科好像,好久之前的文了,实在是忘了叫什么,也翻不到了,所以想问问是哪位太太的,占tag抱歉找到后就会删的。

我也来一发
带我入坑安利辫林的是 @爱听德云社相声的小学生 ,从此在辫林的大坑里就出不去了。
而这货推荐安利的是 @青木初 太太的怜君君不知,从此以后,就在辫林的世界里一去不复返了。
带我从贴吧来这的是 @阿嘉嘉 ,因为贴吧不方便,特地来下载的lof,然后发现了新大陆一般,爱上了这里。
在封箱现场追着催更的太太是 @林深时见鹿 ,图片里签到100天,就是在100天前的今天,在大封箱现场找到的你。身材超好的气质美女,因为我去哪上班哪倒闭的原因,实在没钱出去浪,等我工作稳定了去济南找你玩去,一起去三庆听壮壮老师去。
还有最可爱的 @酱油姑娘 每次打酱油的时候都想到你,一个可爱的小姑娘。
还有分不清酱油和羽毛球的 @微风把回忆吹散 顺便催更相爱相杀和扛把子。
还有好多好多好多的太太们,比如 @L桑_男神说要有光 应该是小L老师吧,不知道艾特对没, @奈何 等等等等,萌cp最开心的是认识了你们,爱你们么么哒😘😘😘😘😘😘

红豆抛了相思泪(下)

上和中写完了,本来那回下夜班睡醒了发的,结果忘了,彻底忘了,现在把剩下的在发出来,真的是脑洞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,特别ooc是我的原因,本来想五月一号发的,结果算错日子了,就今天发吧,祝大家劳动节快乐。

里面的信是 @爱听德云社相声的小学生

自从那天开始的一个月内,一直风平浪静,林露还是痴心不改的做着桃花糕,张筱春私下还会和小万酱酱酿酿,俩人一直在逃避男男相恋的现实问题,在逃避当中一直相安无事,直到有一天。
“师哥,唱完戏了。”
“没看脸都洗了吗,又去哪疯去了。”
“给你做桃花糕去了啊,快刚出锅的赶紧吃吧。”
“又来了你,你能不能做点别的。”
几个人正闹得开心,突然闯进来一群当兵的,紧接着,大帅在豪放的笑声中,见到了本尊。
“你们谁是张筱春啊。”
“回大帅,我是张筱春。”
“你就是张筱春,你这个戏唱的,唱的好唱的妙唱的呱呱叫,好啊好,来人给我绑上带走。”
距离张筱春被带走已经一个星期了,小万经过多方打听得知了罗月月,也就明白了自己的担心成了事实,经过多方打点,最后只要凑够一万块,就可以救了张筱春。
“怎么样怎么样了。”陶筱亭看着大家凑钱,林露数了一下金额,便朝林露问到。
“不行啊,三千块还有七千块,差的太多了。”
一万块哪有那么好凑,眼看过去了好几天,希望慢慢的变成了绝望,这一天,林露一天没露面,大家担心她想不开,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了一天,晚上看到经常捧场的于老板,开着车送林露回来了,这个于老板财大气粗,祖上也是皇家人,留下了万贯家财,自己也是个好玩的人的,提笼架鸟揉核桃,手底下趁着好几个古玩店,还有几个马场,别人来都是听戏的,这于老板,就是冲着拉弦的,大家都知道,其实就是冲着林露来的。
坐于老板车回来的林露,拿出了一万块银票,在大家诧异的眼光中,一字不说,就回了自己的屋里,后来在小万和筱亭的逼问下,说出了卖身的事。
好在于老板答应了林露,等张筱春平安出狱之后在带她走,所以还有机会,小万连夜去了大帅府,在门口跪了一夜,总算见到了罗月月。跪在了罗月月的面前,说出了自己对张筱春的感情,并表示愿意一死保全整个戏班。
“小万,不可以,你不能死。”被赎回来的林露,怎么也想不到会这样,她心疼师哥,也心疼眼前这个为了自己的师哥,连命都豁出去的人
“别哭了,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,这迷药的分量足以等到枪决之后,你告诉筱春哥,就说我怕被连累连夜跑了,好好照顾他,他性子直,不屈服,这样的他太容易得罪人,这个世道兵荒马乱,在不喜欢周旋,有时候为了生存不得不放低自己,无论如何,请保护好他,露姐,为我做回桃花糕吃好不好。”
当晚计划如约进行,小万三人带着盛有迷药的鸡汤,看望筱春,迷晕后的筱春和小万掉了包,第二天小万被带到刑场,林露一边哭着,一边喂他吃了最后的桃花糕,小万被枪决。第三天,筱春醒了过来。
“事情就是这样,小万不让我们告诉你,他宁可你恨他,也不希望你难过,小万为了赎我,为了救你,才牺牲了自己,我们觉得不能让他就这样被委屈下去,我们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这封信,我想他是怕你知道真相受不了,才留下的吧。”在小万的坟前,林露和筱亭和盘托出了全部的事实。
“罗月月,你好狠的心,我特么杀了你。”哭红了双眼的张筱春,不顾一切的要去报仇,被林露和筱亭死死的抱住
“你这样对得起小万吗?小万为了你,为了露露,为了整个戏班,牺牲了自己,罗月月最后为什么钱不要了,因为她知道你俩的感情,她就是要让你生不如死,你现在出事,就是中了罗月月的圈套,也辜负了小万。”一个巴掌下去,一番话说出来,彻底让筱春清醒了,拿过林露手中的信,慢慢的打开。
致筱春哥
世间只有颠倒配,哪有才子配佳人
可能从我心底萌出这个心态时就该想到现在的结局,小万我伺候角儿也有十几年了,看着各处的阔太太给您花钱,砸戒指,心里却隐隐的恨
林露……我已派人把她花钱赎出来了,林露是个好姑娘,好好对她,别再失去了……
如果可以,我下辈子不奢望,不,是不希望再遇见您了,心痛的感觉一次可以延续一辈子
明天就要上刑场了,我不后悔,输了你,赢了世界又如何?还有,筱春哥,你记住了,如果你做傻事,你对不起我为你付出的这一切
筱春哥,永别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小万
“小万,你好狠的心,你让我带着愧疚活一辈子吗?没了你我怎么活,小万,哥想你,哥想你啊。”
从此之后,林露再也没做过桃花糕,从此以后,张筱春再也没吃过桃花糕,张筱春终身未娶,一辈子投身到了京剧艺术当中。
结局一:
2016年,著名表演艺术家120岁的张筱春先生,在德云社20周年庆典的后台,见到了一个小男孩,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,嘴里喃喃的念着小万两个字。
老先生您好,我叫郭奇林
你和他真像啊,不由间已泪流满面

结局二:
2002年德云社
“大林来,这是你小舅舅。”

2011年德云社
“大林我回来了。”

2018年封箱北展
“哦My Love 咱们结婚吧。
好想和你拥有一个家 ”
  20xx年玫瑰园新年烟花下
俩人在烟花下相吻。
题记:
这辈子无法和你白头到老,愿来生和你携手共度一生
上辈子无法陪伴你左右,今生在不会放手。

红豆抛了相思泪(中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好吧,我又啰嗦了一大堆,短篇变成上下,又变成上中下,但愿我不太叨叨叨了,五杯咖啡已下肚,刚才上厕所,差点晕倒。以下正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   
自从罗月月事件之后,小万总担心要出事,小一个月,没给张筱春安排堂会,不去堂会,对张筱春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,但是小万连园子都不让唱了,而且自从回来之后,小万的情绪就不对,张筱春还是发现了小万的不对劲。
这天晚上,张筱春找到小万,这孩子自从被捡回来后,虽然慢慢的开朗了很多,但是内心还是很没有安全感的,大家都说,张筱春依赖小万,其实张筱春知道,小万才是真正依赖自己的那个,所以张筱春准备和他谈谈心。
“小万,跟哥说说,自从堂会之后,为什么你变得这么不开心,你在害怕什么,你心思重哥知道,有什么事跟哥说说。”
“哥,我知道你心思傲,有风骨,可是筱春哥,我怕,罗月月不是个善茬,哥我担心你,我担心你会出事,我不想你出事,我只希望你好好的,哥,以后不要这样了好不好,不想唱堂会咱们就不唱,只要我能挡在你身旁的时候,我都陪着你,我要是不在了,你要保护好你自己,”
“傻瓜,说什么呢,不会的别瞎想。”
“哥,我喜欢你,不是听众对角的喜欢,也不是弟弟对哥哥的喜欢,我会嫉妒露露姐给你的桃花糕,我会嫉妒罗月月的告白,哥这份感情我不敢说,我怕你会厌恶我,我怕,我怕你会离开我,别人对我什么样我都不在乎,我只在乎你的感受。”
张筱春看着突然对自己表白的小万,说着说着已经哭的不能自我,心里还是很触动的。这么多年,自己对小万何尝不是这种心思,只是这个世道,能容忍两个男人的感情吗?没想到自己的这傲气,还是伤害了自己最在意的人,罢了,管他未来如何,即使飞蛾扑火,我们依然会有彼此。
想到此时的张筱春,看着泣不成声的小万,一把揽过来,便吻上了他的唇。
  拉灯(笑话我会写肉?一个短篇都被我叨叨叨成上下,在叨叨叨成上中下,不把你们恶心死就够不错的了,要啥自行车自行想象吧,反正两人那啥了)

红豆抛了相思泪 上

夜班中,困得要死喝了三杯咖啡,还好不忙,就趁机写点,省的犯困,渣文笔,实在写不好,瞎看吧,名字和文没什么关系,就是单纯的想起一个诗意,仙儿一点的名字,剩下的接着写,争取下班的时候打过来,或者明天,不是今天,今天白天睡醒了在发,也享受一下坑的乐趣,大家晚安。
另外友情提示,少喝咖啡,发文之前第四杯已经下肚了,以下正文。
对了,在唠叨一句,之前的脑洞有改变,名字就没用蒸煮的名字,用了剧情里的名字,强行把小师妹换成了豆仔, @林深时见鹿 把小提琴换成了二胡,就是这么任性,以下正文,真的是正文,没有闲白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民国某年,军阀混战,但不至民不聊生,百姓的生活虽不至水深后热,可也就糊个口过日子罢了。
  传奇社是一家唱京剧的茶馆,陶筱亭的老生,张筱春的青衣,林露的二胡,都是听众津津乐道的事情。
  “又是堂会,你知道我就不喜欢这些,你还给我应这活是不?”。“哎呀角啊,我也知道小园子唱戏舒服不是,这不是赚这帮土大款的钱嘛。”和张筱春对话的,是他的经纪人小万,小万自小被张筱春捡了回来,那年张筱春在外面买包子吃,刚到手的包子就被一个小乞丐抢走,还没等张筱春追出去,其实也不用追,没跑两步,小万就晕倒了,十冬腊月的天气,小万只有一件单衣,张筱春看着可怜,变把小万带回了传奇社。
    后来得知了小万的身世,小万的父亲是北平相声大会的班主,小万自小诗词歌赋,琴棋书画,说学逗唱,样样精通,后来被同行陷害,叛徒出逃,家道中落,父母相继去世,小万也遭人嫉妒,沦为乞丐。张筱春可怜这孩子,便留在了身边。
   后来慢慢的,小万从失落中走了出来,异常的依赖张筱春,说来也怪,张筱春对谁都很傲,唯独对小万百依百顺的,小万读过书经历过些世面,于是就给张筱春当了经纪人。
   话说回来,张筱春并不喜欢堂会,但是没办法,为了生存只能去,还好有小万为他打点乱七八糟的事情,一曲锁麟囊获得大赞,也吸引了罗月月。
  “张公子,在下是怡红院的罗月月,我特别喜欢张老板的戏,我还给您扔过戒指,您还有印象吗?”
  “每天扔戒指的那么多,我那知道那个是您扔的。”
  “也是,张老板,月月我自小沦落风尘,漂泊不定,不过自从见到了您,我想安定下来,我愿意倒贴千元,跟随您一辈子。”
  “各位,这位罗月月大家都认识吧,她说她要倒贴千元,跟着我。”
  张筱春并不在意,大家哄堂大笑,结束了这场堂会。可是小万知道,事情并不简单,隐约感觉会出事,一路无言的回了戏班。
  “呦,师哥回来了,您辛苦。”说话的是陶筱亭,张筱春的师弟,人称京剧神童,老生唱的是一绝。
    “还行,下戏了,今天叫座怎么样?”
    “您放心,上座好着呢。”
   “那就好,戏班这边还得靠你盯着,对了,林露那疯丫头又哪去了?”
   “她呀,一下戏就不见了,二胡都差点丢了。”
   “师哥你回来啦。”说曹操曹操到,正说着,林露跟个兔子是的蹦着就进来了,手上还拿着什么东西。
  “又去哪了你,下了戏连二胡都不拿,去哪疯去了这是。”
  “给你做桃花糕去了啊,侬,刚出锅的,尝尝呗。”
“我说你,除了这个还会什么别的不。”
   陶筱亭看着俩祖宗斗嘴,无奈的叹口气,一个只会做桃花糕,一个就不爱吃桃花糕。几个人这么吵吵闹闹的,日子不算很富裕,但也挺快乐,原以为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,可这一切,因为罗月月嫁给大帅,而改变了。
 

喜剧人脑洞

欢乐喜剧人衍生脑洞
民国十六年,军阀混战,但不至民不聊生,百姓的生活虽不至水深后热,可也就糊个口过日子罢了。
在京城,有一家德云轩,张云雷是一位翩翩公子,头钩的好角,郭麒麟是张云雷的经纪人,张云雷最依赖最信任的人,张云雷所有的积蓄,都给了郭麒麟保管。
要说这郭麒麟,也不是一般人,他是德云轩老板郭德纲唯一的儿子,从小与张云雷一同练功,俩人日久生情,郭麒麟甘愿退居幕后,做张云雷唯一的经纪人。
林露,自幼父母双亡,被班主郭德纲收为养女,暗恋着自己的师哥张云雷,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顽皮胡闹。
胡月月,怡红院的头牌,为人阴狠毒辣,对张云雷一见钟情,因得不到而心生恨意,导致张云雷入狱。
(郭麒麟冒充了张云雷进了监狱,还没想好情节)
入狱之后需要一万块大洋,可德云轩所有人的积蓄在一起也不过三千大洋,一个喜欢林露的一个富商,得知此事后,愿意出一万大洋救急,但是要求林露和自己离开京城,林露为了成全张云雷郭麒麟二人,自愿卖身一万元。

刚看完喜剧人的脑洞,大林怎么替张云雷进的监狱没想好,文的名字没想好,欢迎大家私聊或者评论出主意,谢谢啦 @林深时见鹿 实在懒得想名字,把你加上了,别打我,我跑😂😂😂😂

记一个梦

前两天做梦,梦见喜剧人大林给小辫助演,演完了之后,在台上接受郭爸采访的时候,小辫向大林求婚,现场求婚,还是当着郭爸的那种,结果突然间大林变成了土豆子,咕噜咕噜的就不知道咕噜到哪去了,一下就失踪了好几年,几年之后突然有一天大林变成了人,又回来了,小辫如愿以偿的娶到了大林,结果在婚礼当天,大林指着我,哆哆嗦嗦的特别害怕的语气说,就是我施了魔法,把大林变成了土豆,关了起来,然后就醒了。有一个求婚的脑洞,打算喜剧人总决赛之后写,看看能不能写出来,先把做的梦记下来,另外,我没绑架小土豆。

【论坛体】论有一个高调秀恩爱的儿子和女婿是一种什么体验

论有一个高调秀恩爱的儿子和女婿是一种什么体验
#圈地自萌勿扰真人,一时抽风,写的不好,渣文笔,重度ooc#
#实在是写不出郭爸的感觉,讹。。。。看着玩吧#
不请自来,不吐不快,被俩兔崽子气死的,萌萌的班主。
以下是正文

我是一个老板,有自己的家族企业,我成立的公司比较特殊,因此我公司的员工有多年的搭档,有亲如父子的徒弟们,有各种亲戚,与外面的企业不同,说是公司,更像是一个大家庭,今天要说的两个人,是我亲儿子和我小舅子。
年轻的时候北上打拼,留下一个儿子在老家,自己还吃不饱,怎么也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跟着自己吃苦吧,所以孩子前几年的成长没有参与,心里还是很内疚的,
后来吧,生活好点了,家族企业也走上了正轨,我第一时间把儿子接来了北京,因为早年离异,现在已再婚,妻子有一个远方表弟,比我儿子大四岁,虽说是小舅子,但是也和自己的孩子差不多,把儿子接来后,舅甥俩像哥们一样,我儿子从小胆子就小,说到这插个题外话,一两岁的时候,有一年过年,家家户户放鞭炮,家里怕孩子吓到,所以把孩子用小被子裹好,放在床上,外面鞭炮齐鸣什么事都没有,然后孩子自己放个屁,哇的一声就给自己吓哭了。是的,就是这么胆小。
鉴于孩子胆子小,所以经过一番思考,做出个后悔终生的决定,把一头猪,就是我这个妄想当我女婿的小舅子,和我家大白菜,安排在了一个屋里睡觉。谁知道,睡在一起就热闹了,我小舅子兼徒弟,知道我家大白菜胆子小,于是睡前故事讲骷髅手,让我儿子开始了童年的噩梦之旅。后来我知道了,要给我儿子换个床伴,谁知这小子死活不同意,于是换床伴就搁置下了。
长大后,因为特殊原因,有一阵我小舅子离开了公司,自己出去混了,几年后,越发混的混成个小混混,毕竟看着长大的孩子,还是担心孩子的,于是让他又回来了。回来后的舅甥俩,越来越过分,整天的形影不离,动不动就好心分手,作为一个父亲的直觉,感觉这里面不对劲,终于有一天俩人的事东窗事发。
你们说,一个是我亲儿子,一个是从小养大的小舅子,虽说俩人没有血缘关系吧,但凡我家这个是个姑娘,我也就认了,好歹这猪也是自家的,毕竟放心,可我这是个儿子,就算在像个闺女,也是男孩啊,我们在这个行业里算出类拔萃的,平常没事还有人挑理呢,更何况同性恋,这事一发生,必然惊天动地,于是我一狠心,将两人分在两个不同的组里干活,想着时间一长,也就过去了。
可谁知道这俩兔崽子一个比一个不省心,在一组去南京出差的时候,我小舅子居然喝多了,从桥上掉下来了,当时就直接医院了,我儿子听到后,直接昏死过去,后来趁着工作间隙,我举家南下,一起去医院看我小舅子去了,结果我儿子死活不医院,崩溃了是的抱着我的大腿就哭,求我成全他俩,罢了罢了,和社会舆论相比,孩子的幸福生命更重要不是。
后来啊,小舅子奇迹般的恢复了,我同意了他俩在一起,可谁知道这俩不省心的,自从正式在一起之后,那狗粮成堆成堆的撒,一会是好心分手,一会是北京最要命的是咱们结婚吧也敢公然唱了。就算我忍痛成全了,你俩好歹也注意点公共场合吧,好家伙的我还在这呢,我不在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样呢,之前俩人合作的时候,他俩身边所有搭档都私信我,要求不和他俩一起合作。我的个心呐。
我儿子22了,已经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了,看他俩一天到晚嘚瑟的,不行,我要想办法给他俩捣个乱,还有,我小儿子也出生了,一定要让我小儿子那俩货远点,有一个女婿就够了,这次一定要拐个儿媳妇才行。

记个脑洞

脑洞有很多,提笔就懵逼,我爱写东西,但是还是小学时候的事呢,真心的小学生文笔啊,我努力,争取给写下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林:老舅,舅舅,舅爷,我的辫儿舅舅,教我一段太平歌词呗
辫:(开始解衣服)
大林:老舅你要干吗
辫:教你太平歌词啊
拉灯
第二天
大林:张云雷你大爷的,我的腰啊
辫:我大爷是你师父
众人:大林你最近唱的不错啊,和谁学的啊。
大林脸红了,小辫笑的很。。。。emmmmmm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多年以后

老舅,好想让你在像多年以前那样,教我唱太平歌词,好想听你讲鬼故事,好想半夜找你选歌,好想凌晨三点去你屋找你,可是,现在在你身边的是舅妈,不在是我,老舅新娘子好美,可你们敬的酒是苦的,给的喜糖也是苦的,老舅你看,你婚礼那天的天空,和你从南京回来的那天一样,没有雾霾

这次来大封箱,真的值了,辫在现场直接对大林唱我们结婚吧,天哪,这狗粮吃的好开心,现场已经没有人在站在他俩当中了,现场是谁在辫唱完我们结婚吧喊的在一起的,图是盗的,手机像素不好,没照上,坐等各位大大们的文了,qq体谁写的德云社扛把子的,等你的文里郭爸教训这俩货了,是 @神兽宝宝是我哒 你写的不?